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Manolo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摸索,一直给观众带来惊喜品。他的作品中,画面给人数字化的科技先锋美感,这些抽象画,仿佛预言了将来视觉艺术的走向。 
0
0
日本一位艺术家Miyuki Sakai(酒井美幸)之手,她出生在日本大阪,毕业于京都大学艺术系,现在住在美国,一直都是自由艺术创作者。
0
1
拉乌尔·德·凯泽,《风中的三个稻草人》,2006年,布面油画,90 x 125 cm©拉乌尔·德·凯泽/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(ARS)/比利时SABAM图片:由拉乌尔·德·凯泽家族及卓纳画廊提供
0
0
拉乌尔·德·凯泽,《归途 I》,1999年,布面油画,110 x 167 cm©拉乌尔·德·凯泽/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(ARS)/比利时SABAM图片:由拉乌尔·德·凯泽家族及卓纳画廊提供
0
0
拉乌尔·德·凯泽,《前方》,1992年,布面油画,164.8 x 122.9 cm©拉乌尔·德·凯泽/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(ARS)/比利时SABAM图片:由拉乌尔·德·凯泽家族及卓纳画廊提供
0
0